注册VIP会员   会员中心   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   网站地图
您目前的位置:佛教在线>>首页 > 经典开示

六祖慧能大师的一段开示(关于色身法身问题)

2010年05月27日  丹心论坛点击:0

《坛经》原文摘录:

僧志道,广州南海人也。请益曰:“学人自出家,览涅槃经十载有余,未明大意,愿和尚垂诲。”

师曰:“汝何处未明?”

曰:“‘诸行无常,是生灭法。生灭灭已,寂灭为乐’,于此疑惑。”

师曰:“汝作么生疑?”

曰:“一切众生皆有二身,谓色身法身也。色身无常,有生有灭。法身有常,无知无觉。经云‘生灭灭已,寂灭为乐者’,不审何身寂灭,何身受乐?若色身者,色身灭时,四大分散,全然是苦,苦不可言乐。若法身寂灭,即同草木瓦石,谁当受乐?又法性是生灭之体,五蕴是生灭之用。一体五用,生灭是常。生,则从体起用;灭,则摄用归体。若听更生,即有情之类,不断不灭。若不听更生,则永归寂灭,同于无情之物。如是,则一切诸法被涅槃之所禁伏,尚不得生,何乐之有?”

师曰:“汝是释子,何习外道断、常邪见,而议最上乘法?据汝所说,即色身外别有法身,离生灭求于寂灭。又推涅槃常、乐,言有身受、用。斯乃执吝生死,耽著世乐。汝今当知,佛为一切迷人认五蕴和合为自体相,分别一切法为外尘相,好生恶死,念念迁流,不知梦幻虚假,枉受轮回,以常乐涅槃,翻为苦相,终日驰求,佛愍此故,乃示涅槃真乐。刹那无有生相,刹那无有灭相,更无生灭可灭,是则寂灭现前。当现前时,亦无现前之量,乃谓常乐。此乐无有受者,亦无不受者,岂有一体五用之名?何况更言涅槃禁伏诸法,令永不生。斯乃谤佛毁法,听吾偈曰:

“无上大涅槃,圆明常寂照。

凡愚谓之死,外道执为断。

诸求二乘人,目以为无作。

尽属情所计,六十二见本。

妄立虚假名,何为真实义?

惟有过量人,通达无取舍。

以知五蕴法,及以蕴中我,

外现众色象,一一音声相,

平等如梦幻,不起凡圣见,

不作涅槃解,二边三际断。

常应诸根用,而不起用想。

分别一切法,不起分别想。

劫火烧海底,风鼓山相击。

真常寂灭乐,涅槃相如是,

吾今强言说,令汝舍邪见。

汝勿随言解,许汝知少分。” 

志道闻偈大悟,踊跃作礼而退。


解:

志道也是受付嘱的十大门人之一。

志道提出的问题,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,好像理论色彩很浓的问题。在一般人,这是一个大难题,也是费很多口舌还不能说清的问题。但在惠能却是快刀斩乱麻,三言两语就使志道心服口服。

惠能用的方法还是重新定义,因为志道的认识错误,正是在基本概念上似是而非。

惠能首先指出,志道对“诸行无常,是生灭法。生灭灭已,寂灭为乐”的理解,不是正见,而是“外道断、常邪见”。

为什么这么说?

志道一上来就定义“一切众生皆有二身”,色身、法身,他的问题是,当生灭法灭尽的时候,哪个身享受的寂灭乐?说色身受不对,因为“色身灭时,四大分散,全然是苦,苦不可以言乐”。说法身受也不对,因为“法身寂灭,即同草木瓦石”,怎么享受乐呢?

惠能则针对他的推理前提,指出:“据汝所说,即色身外别有法身,离生灭求于寂灭。又推涅槃常、乐,言有身受、用。”这样,把志道的认识错误,概括为三项前提错误。学过形式逻辑的都知道,推理的前提错了,就一切错了。所以,惠能一上来就牵住了牛鼻绳。

三项前提错误:一,色身外别有法身。佛教不是这样说的。佛教认为,众生心是妄念初动的结果,累世转于生死轮回。但众生心又是本源本体生命力的显现,或者说,一切妄念的作用的动力都是本源本体生命力。从众生心有生有灭,不断轮转来说,称之为“生灭心”;从众生心都是本源本体生命力的体现,一旦认识到这一点,就可能超脱生灭心的束缚,与本源本体生命力同一,称之为“真如心”。“真如心”与“生灭心”只是生命力的作用方向不同。真如心作用方向是成佛,要成佛就不能执著与“我”相;而生灭心的作用方向正是加固、扩大、延续“我”相。所以,不是生灭心外别有真如心,真如心外别有生灭心。

执著“我”相,又分“我执”和“法执”。我执认为是“我能主宰”的意识,法执是认为构成“我”的存在(身)与存在环境(境、界)实有。“身”与“土”(境、界)都是法(心的功能),是幻有,是比假有“心”(心以识为心王,故有时称“心识”或单称“识”来代之)更虚妄的现象。所以,称之为“法执”。执“色身外别有法身”,就属于法执。“法身”,这不过从“身”的意义上来表述“本性”(本源本体生命力)、“真如心”的概念,使“心识”具象化的一种方便说法。而“色身”,属阿赖耶识的相分,是幻有,无有实体,怎么能说“色身外别有法身”?从形式逻辑上说,说“色身外别有法身”,就像说“红”外别有“色彩”,是把不同层次的概念放在同一层面上比较。

二,离生灭求于寂灭。志道说“法性是生灭之体,五蕴是生灭之用。一体五用,生灭是常”,就是认为生灭法是实有的。但按佛教教义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”,而“无为法”只是对治“有为法”,所以,也是幻有,也无实体。因此,一切法都是幻有,都无实体,怎么能说生灭法以法性为体。既无体,也无所谓用,因此,也谈不上以五蕴为用。佛教是不说什么法是实有,以什么为体,什么为用的。生灭法既非实有,所以,就没有生灭法外的寂灭法,更谈不上离生灭法求寂灭法。“生灭法灭已”,就是寂灭法,寂灭法就是对治生灭法的结果。

三,推涅槃常、乐,言有身受、用。志道实际还是以色身的苦乐经验,来想象涅槃常、乐,所以得出不可能(实际是他不能想象)的结论。譬如,他想象色身的寂灭,和色身的死灭一样,是“四大分散”;而法身的寂灭,是毫无感受,“即同草木瓦石”,那与佛说的“寂灭”相距何止天壤。所以,惠能说:“更无生灭可灭,是则寂灭现前。”本源本体生命力不再向“我”相上作用,也就不受“我”相的丝毫束缚,无限显示生命力的无穷作用,就是寂灭。“此乐无有受者”,没有“我”相,怎么会有志道理解的受用者呢?“亦无不受者”,生命力的作用,怎么会没有受用者呢?一切众生不是受用生命力才活动、生灭的吗?佛救度众生,让众生认识到自身本来具足的生命力,不再妄求别的受用,就像你本来家中有用不尽的财富,何必再向外去聚敛财富,辛苦冒险,引起纷争?众生认识到这一真理,摆脱多少烦恼,这不是受用吗?

因此,惠能指出志道在这种外道邪见的牛角尖里钻不出来的原因,是“执吝生死,耽著世乐”。以世俗的“生”为实有,只希望此生无限延长,怎么能理解涅槃的常;以世俗的“乐”为真乐,怎么能想象涅槃的寂灭无我之乐?

惠能从正面阐述佛说涅槃真乐的道理:“佛为一切迷人认五蕴和合为自体相,分别一切法为外尘相,好生恶死,念念迁流,不知梦幻虚假,枉受轮回,以常乐涅槃,翻为苦相,终日驰求,佛愍此故,乃示涅槃真乐。”世人执迷,是“认五蕴和合为自体相,分别一切法为外尘相”,“自体相”就是“我相”,就是“心识”相,又称内境界;“外尘相”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环境,包括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。“人相”、“众生相”都是外尘相,“寿者相”通于自体相和外尘相。佛说法必有针对性,说“涅槃常、乐”,就是针对以“生灭为常”,以世乐为乐的错误邪见。志道执著在这样的邪见上,怎么能理解“寂灭为乐”的法喜呢?以邪见为前提,只能把涅槃理解为“即同草木瓦石”,得出“涅槃禁伏诸法,令永不生”的错误结论。涅槃哪里是“禁伏诸法,令永不生”?恰恰是利用诸法,为对治众生妄心、生灭法用。有求必应,令诸法为救度众生生起。

惠能以偈语总结复述涅槃(寂灭)真义:

“无上大涅槃,圆明常寂照。”大涅槃(无余涅槃,有别于阿罗汉有余涅槃)是无上佛果,像大圆镜照现一切法、相,而不生染著,常寂不动。

“凡愚谓之死,外道执为断。”凡夫、愚人说这就是“死”的代称,外道执著为“断”法,认为这一生就彻底结束了,一切再不与我有关。

“诸求二乘人,目以为无作。”求声闻、辟支佛解脱道的,都把涅槃境界理解为没有什么有意的作为(无作)。

“尽属情所计,六十二见本。”这些都是有情众生出于自身经验和愿望,对涅槃的计量、猜度,是“六十二见”的基础。“六十二见”是对当时印度外道邪见的总括,有几种说法。涅槃经说:“云何菩萨远离五事?所谓五见。何等为五?一者、身见,二者、边见,三者、邪见,四者,戒取,五者,见取。因是五见生六十二见。因是诸见生死不绝,是故菩萨防之不近。”“六十二见”由“五见”而生。

“妄立虚假名,何为真实义?”“死”、“断”、“无作”都是有情众生妄立的“涅槃”虚假名,哪个是涅槃的真实含义?

“惟有过量人,通达无取舍。”只有超过这些度量之心的人,才能通达涅槃真义,对众生所谓种种涅槃相不取不舍。不取,是因为见性而知涅槃真实义。不舍,是向众生示他们所喜的涅槃相,诱引他们入佛道。

“以知五蕴法,及以蕴中我,外现众色象,一一音声相,平等如梦幻,不起凡圣见,不作涅槃解,二边三际断。”如实了知种种色象,一一音声相,都是五蕴法与五蕴法中“我”外现,在梦幻意义上,它们是平等的,不起凡夫、圣贤的分别见,漏尽通,离烦恼相,不作涅槃解。这样,“断见”“常见”两边,“过去”“现在”“未来”三际的执著就断灭了。

“常应诸根用,而不起用想。分别一切法,不起分别想。”见性即能自觉起用。佛菩萨的自觉起用,和凡夫的妄心使用,区别在自觉起用,用而不起用想,分别而不起分别想。如金刚经中佛说:“善男子,善女人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当生如是心。我应灭度一切众生,灭度一切众生已,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。”

“劫火烧海底,风鼓山相击,真常寂灭乐,涅槃相如是。”劫火焚烧世界,大风摧毁世界,都是世界进入坏劫境象,即如草木瓦石,也被劫火、大风毁坏。但寂灭之乐,处于这样的条件下也不减毫分,这才是涅槃。

“吾今强言说,令汝舍邪见。汝勿随言解,许汝知少分。”为了使你弃舍邪见,我强说了这些话。你不要从字面上去理解,我认为你是可以知道一点佛理的。

志道听了这偈语,一下子开悟了,高兴得跳起来,礼拜了惠能,退出丈室。我写到这里,也有“踊跃作礼”的冲动。佛法难懂,佛理易知,机会难得,明师难遇,怎不叫人“踊跃”,叫人“悲泣”。

编辑:菩提心

最新评论
 ……
发表评论
查看
文章推荐 更多..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工作团队 更多..

  队长:惜缘

  联络:惜缘

  心静如水心  岁寒三友  迷中觉

  妙娉  微笑释怀  娑婆一梦

  笑忘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