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VIP会员   会员中心    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   网站地图
您目前的位置:佛教在线>>论坛精华 > 经典开示

我的出家因缘——传喜法师

2009年03月09日  九华山在线

我的出家因缘——传喜法师(发贴人:菩提童子)

我出生在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六日,父母亲都是普通劳动人民。父亲在迎接新中国解放时,热情很高,陈毅做上海第一任市长,父亲就被大家推举为里弄主任。一九五八年,国家号召支援农村建设,父亲带着全家去了江西,以后又辗转到安徽。只留了祖父、祖母和一个哥哥在上海。因为农村生活非常艰苦,母亲时常回上海,所以我被生在了上海。

我上面有五个哥哥,母亲非常想要一个女儿。隔壁邻居,他家生了六个女孩。就有人跟我们说,干脆你们换吧!母亲口头已经答应了,但真要换的时候,父亲抱着我流泪,母亲看见他哭了,也哭,于是终究没换成。

生下我后,母亲就又到农村去了。所以我是经常的上海,农村两地走。由于这样的因缘,从小我就看到了城市和乡村不同的民风民俗,以及它们之间的差异、变化和发展。

我读书的时候,有一次同学之间讨论:我们以后长大了,都做什么?我当时就说:我要云游天下。这个云游天下的概念,并不是说要出家,那时不知道有出家。因为我周边的人没有学佛的,也没有人传播这些。现在想起来,我小时候特别喜欢一样东西,就是佛塔。只要谁说哪里有佛塔,我心里就会痒,就想要去看。比如上海,我家住在西藏路,到龙华塔,要换好几辆车。但是我很小一点点,就会查着地图,换车去看。这或许就是我对佛教最初的印象。后来我皈依佛门,就在了这个龙华寺。

我和别人去寺庙不一样,别人喜欢初一、十五去,我不喜欢,因为人太多了,连拜凳都要抢。那次,我站在很静的地方,心里感受佛菩萨。在龙华寺后面的花园里,看到了一位老和尚,他在接待人。这老和尚相貌庄严,面如桃花。我止不住问别人:这是谁啊?他们告诉我,这就是龙华寺的方丈,上明下旸大和尚。我看了心里真是非常的欢喜。过了一会儿,我转回来,想再看看他,却找不见了!我就问:刚才那个老和尚哪里去了?别人说:他回他的住处去了。我问在哪里,说是在延安路。(注:上海延安西路434号圆明讲堂,当时明旸法师担任那里的住持)我连忙赶到延安路。别人就问我:你有没有皈依三宝?我说什么叫皈依三宝?他说皈依三宝,就是以佛、以法、以僧为师,就是拜师父,你愿意吗?我说:好啊!后来就在这里,在明旸大和尚这里,我第一次受三皈依。三皈依仪轨结束之后,大和尚说:下面受五戒,三皈依的人可以退场了。我就问:什么是五戒?别人告诉我:五戒就是不可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。我说:这很好,做人应该这样子。我就跪在那里,继续受五戒。所以我的第一次,就是三皈、五戒一起受。

为什么我会到寺庙里来?

在这之前,我不相信有鬼、神、佛。我们家里冬至乃至七月十五,会烧素斋供,看他们烧纸钱,我反对,小孩时候就反对。我们家里,爷爷传下来的,除夕二十九、三十,完全素食,一直要吃到新年初三。这叫一年到头吃素。当时我对这个也不理解。

但是平时很多时候我会对人生有思考,特别看到生死无常。在农村,有人死了,棺材抬出去,然后他所有的衣服物件,会在路口烧掉。我那时很小,站在远处看,就想:人到底活着干什么呢?活着的时候为了这个家,死了之后家里人也不要他了,甚至骨灰放在家里,都会怕。生命有什么意义啊?

我那时虽然不相信有鬼神,但是走到黑暗的地方,走到山里,走到坟墓边,也还会害怕。我就跟自己急:没有鬼神,你怕什么!然后特意的晚上坐到坟墓边。越是怕,越要坐,就这样,一直坐到心很定了,才回来。我以前就这样,喜欢向自己挑战。

八十年代中国开始改革开放。八六年,我领了营业执照,做私人老板。别人那时候工资一、两百,三百元是不得了了,我赚二、三千,也不成问题。但是钱赚得越多,越觉得人生没有意义。我本来想:赚钱是为了生活,结果发现生活全部搭进去。纵使我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,我也只不过是个金钱的奴隶而已。我自己的人生意义到底在哪里?那个时候我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。所以我做了几年生意后,有一天就烦得不得了,就把店都关掉,从此不做。然后就坐在家里,思考这个问题。那个时候我觉得天是昏暗的,心里非常难过,憋得不得了。

于是,我跑到新华书店,去翻、去找。我想知道古代的老祖宗们,先哲们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?结果在《三字经》里面就读到了天、地、人三才。我疑惑:天、地、人,人这么渺小,怎么和天地并称呢?就又转向道家,对道家感兴趣了。学老子的《道德经》。第一章不明白。第二章有点明白:“世间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,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”。这时候我一看,上海今天流行这个,明天流行那个,都觉得喇叭裤漂亮的时候,你跟风穿喇叭裤,就不漂亮了。然后下面一句就是:“长短相较”。高下是比较出来的。再下面一句是“虚其心,实其腹,弱其志,强其骨”。这时候我就想:是啊,这个人生,所有一切的概念都是相对的,伟大、渺小,贫穷、富贵,不过是相对而已。这样想时,就又钻到牛角尖里:人啊,其实这个世界,不会因为你而改变。

那个时候我连报纸、电视也不看,我的侄子看电视,我还要呵斥他们:小孩子看世界新闻有什么用?这世界对你有什么相干?其实是我自己不关心,天天躲在房间里看书。要吃饭了,爸爸妈妈喊一声,下来吃饭,吃过饭又跑回自己房间。我看书有一点跟别人不一样。就是看明白的地方,我喜欢沉浸下来消化。看《道德经》时,我有一些奇特的例证。当时我想:我就是死了,这个世界还是这样。所以我就当自己死了,什么也不想。这个时候慢慢地,放下了外界,进入到自己生命的真实一面来,出现了很多气血上的景象。当我思想负担放下的时候,身体的气脉就开始一个一个解开,内在的气血运转。在无我的状态里,恍然一下就“轰”地,人整个要爆炸了。但立刻又有“我”了。我起来照照镜子,感觉那么轻松,思维那么敏捷,感悟力非常强。那时候看什么书都非常容易懂。但是控制不住“无我”的状态。一有境界来,马上“我”就来;没有“我”时,马上境界就来;一“无我”就有境界,一有境界就有“我”。好几个月的时间里,我都处在平衡这个当中:怎么样既有境界又没有“我”?后来慢慢随着气脉的运动,慢慢地能够控制。控制到后来,人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。甚至有一次当真正处在这个状态里时,人悬浮起来。我当时也体验到一种,非常不一般的、内心深处的感受,生命它并不像以前认识的那样。我们如能真看破、真放下,真正无我,这些都会功不唐捐。当时我豁然开朗,一下子就对生命感兴趣了,开始关注社会在做什么,大家在做什么。

那段时间里,有一次,大年初一我去泰山。傍晚的时候到泰山的碧霞池,遇见一个道士。他看到我很高兴,我看到他也很高兴。我问他:你们出家做道士学什么?他说:学《道德经》,还有《参同契》。我说:《道德经》很好。谈了几句他问我:你相信人会飞吗?正好我自己有点体验,就说:相信啊!他说:你晚上九点钟到碧霞池来等我。因为碧霞池一天到晚不关门,香客不断。我住到碧霞池上面的“岱山宾馆”,晚上吃过了,就去等。没等到他,却碰到一个北京人,年纪很大了,背着一个包,到处收集碑刻。因为年初一,岱山宾馆涨价,他住不起,准备在碧霞池里熬夜。看到我在那里,就跟我聊天。他问我:你有没有拜过?我说:我不拜的,我们祖先教我们大丈夫要昂首挺胸做人,不可以卑躬屈膝,所以我不拜。我那时候很有理由:不拜!其实那是贡高我慢。那老人家说:我以前也不拜。但每次回家的时候,总觉得缺了些什么。千里万里地去,然后又回去了,缺了些什么。我一听,是啊,好不容易来一次泰山,将来什么时候再来,也不知道。这叫道理上没打动我,情感上打动我了。我说:好的,那我也拜吧!结果我拜了。这一拜就不可收拾,拜了这尊不拜那尊,好像看不起祂。观里所有大的、小的,兜一圈过来,最后拜到慈航道人,观世音菩萨。那时候我还没有皈依三宝。拜过之后,要等的人还没来,我准备回去休息了。走到碧霞池后面,遇到一个以前佛教大殿的废墟,岩石上刻着: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观世音菩萨,南无大势至菩萨。我一个人站在大殿的地基上,看着满天的星斗,心里默默祈愿:希望找到我所有的师父!然后我朝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,各拜了三拜。其实那次我是想去崂山找得道高人的,泰山只是路过。当时面对苍穹,面对星空,心里非常清净,就这样观想、祈祷、寻求帮助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fo365.cn/forum_view.asp?forum_id=59&view_id=4381

编辑:笑忘书

最新评论
 ……
发表评论
查看
文章推荐 更多..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工作团队 更多..

  队长:惜缘

  联络:惜缘

  心静如水心  迷中觉  妙娉

  娑婆一梦  耀群  释子仁俊

  笑忘书  心灯  海珍居士

  申请加入

  联系电话:010-51662115转8009>

  电子邮件:club@fjnet.com

  QQ:1029366238